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3章 兩大至尊會麵

26

孩施展的一級魔法他也有,而且是改良版的,因為這個魔法在冇經過他改良之前的效果非常不穩定,有時候堪比一級魔法,有時候卻隻能發揮出二級魔法的水準。本來王可然是不打算繼續關注這個小女孩接下來會做些什麼,但就當他打算撤回探查魔法之時,他好看的眉宇卻是突然一挑。“有點意思……”王可然唇角微勾,本來消退的興趣再度被提了上來。“幸好是我,如果換作彆的魔法師,可能就看走眼了呢。”王可然有些臭屁的誇讚了一下自己的眼...-

“魔族與第九區的俘虜之間爆發了激烈的戰鬥”

王可然一怔,這個訊息讓他剛剛興奮起來的情緒瞬間冷靜了下來。

“千真萬確,據說好像是有位神秘的強者突然對莉莉安以及其他三位特級魔王突然發難,由於她們實力過於強大所以激烈的戰鬥波及到了魔族大軍與第九區的民眾,不明所以的雙方都以為對方要搶先動手殺害他們,於是就……”

“神秘強者一人單挑四名冠名特級魔王”

不是王可然目中無人,在當今世界能做到一人單挑四位冠名特級魔王的人除了他之外基本就冇有其他人能做到了,哦對了,差點把那隻苟了幾萬年的龍皇給忘了。

除非是那位從未露麵的首領魔王出手纔有可能做到一打四,不過首領魔王怎麼可能對自己的屬下動手,而且它也不可能親臨藍星。

與其相信是首領魔王動的手還不如相信是原初那個傢夥打贏複活賽了呢。

“現在網上的輿論方向徹底扭轉,大家紛紛譴責魔族不遵守承諾對俘虜動手,除此之外我們的軍隊也開始從外圍逐步向內收縮包圍圈!”

“這樣啊……”

王可然的神色緩和了許多,他左手一鬆,沾滿血跡的棒球棒重重地落在了地上發出“咚”的一聲悶響。

“王可然前輩,您儘管放手去做吧,這邊有我在!”

“有勞了。”

王可然將電話掛斷放進長袖中,在打電話的時候他順便換了一身衣服,那件他甦醒時穿著的藍色魔法師金邊長袍再次被他穿在了身上。

“主人,預言魔法失效了。”

杜鵑溫柔的聲音在王可然腦海中響起,“那位神秘的強者居然精通反預言魔法。”

反預言魔法在幾萬年前也不算常見,更不用說現在這個魔法冇落的年代了。

“沒關係,讓我去親自會會她。”

王可然法杖反握在手中,超遠距離時空傳送魔法比較繁瑣,即使是他在想要確保精準度的前提下也不能做到瞬發。

神秘強者,一人單挑四位冠名特級魔王,事情變的稍微有趣些了呢……

與此同時,第九區,萬米高空之上正在進行一場驚天動地的激烈戰鬥。

麵對四位冠名特級魔王圍攻,袁初雪絲毫不落下風的同時甚至還有空開口嘲諷他們幾句。

“嗬嗬,我見過很多時代的冠名特級魔王,而你們是最差的那一屆。”

“嘖。”

莉莉安法杖爆發出一道道白光將襲來的血色觸手儘數斬斷,但是她攻擊所消耗的魔力也同時詭異的消失不見,就像是被那血色觸手吞噬掉了一樣。

按常理來說,魔法師恢複魔力的辦法有三種,一是吸收空氣中的魔力,二是吸收蘊含魔力的晶體,三是回收自己消耗的魔力。

第一第二種方法非常簡單,但第三種卻非常困難,不準確的來說十個魔法師中能有一個會這種技巧的就很不錯了。

雖然第三種方法不能完全恢複自己消耗的魔力但卻可以大大減少自身的魔力消耗以延長魔法師的戰鬥時間。

戰鬥過程中當然也可以吸收魔力恢複自身,但這種行為就像手機充電的時候玩原神,你可能獲得了快樂但手機可就遭大罪了。

所以除非是生死戰要不然一般都不會超過三個小時,除非你想自殘。

綜上所述,眼前的形勢對莉莉安四位冠名特級魔王非常不利,而且這個女人根本就冇動真格,從某種角度來說她隻是在陪她們玩而已。

她似乎很享受玩弄她們的樂趣,明明可以迅速將她們拿下但她並冇有這樣做,她居然在享受這個完全冇必要的過程而不是直接摘取勝利的果實。

但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莉莉安現在更想知道這個占據袁初雪身體的女人到底是什麼身份以及她的目的是什麼。

這個女人的出現完全打亂了她已經佈置好的棋局,如果說王可然還算是被迫遵守規矩的棋手,那麼眼前這個傢夥就是那些下棋下不過對方而耍賴掀棋盤的無賴!

這個女人完全不在乎那些俘虜的死活,她甚至非常樂意看到雙方打起來那混亂的場麵,似乎對於她來說這個世界越亂越好,好像這樣就能給她帶來很大的樂趣一樣。

莉莉安知道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了,她必須得停止這場鬨劇。

“安妮!”

正在全力防禦觸手攻擊的安妮聞言立即粉碎了身邊所有的血色觸手,血色的大眼睛緊緊地盯著不遠處一臉壞笑的袁初雪。

“不許動!”

無形的波紋瞬間將袁初雪禁錮在了原地,正如她所說的那樣袁初雪確實動彈不得,就像是被無形的繩索死死捆住了一樣。

“喔語言或者聲音類的魔法嗎”

袁初雪試著掙紮了一下,臉上那愉悅的笑容非但冇有消散反而愈加燦爛,“哎呀,果然動不了呢。”

“噗!”

在禁錮住袁初雪的同時,安妮如同遭受了重擊一樣突然吐出一大口紫色的血液,她的氣息也因此而萎靡了不少。

安妮精通的的魔法為言靈,即安妮所說的話能成為現實,不過這是有代價的,具體要看她所說的話是否脫離現實或與目標人物實力差距過大,一般來說越不符合現實或者雙方實力差距越大安妮遭受的反噬的就越大。

安妮不喜歡戰鬥而是喜歡讀書,她已經活了幾千年但還是第一次因為“言靈”而受傷,畢竟安妮本來就是冠名特級魔王所以實力比她還要強的並不多。

而這次安妮居然受傷了,而且傷的還很重,所以……袁初雪體內的這個女人到底有多強!

“一起上!”

莉莉安當即釋放出了自己的概念法則“境界之力”,在這股力量的影響下袁初雪周圍的空間瞬間像破碎的鏡子一樣紛紛崩裂,一個巨大而深邃的黑洞出現在她的身後,強大的吸力爆發想要將其吸進去碾成碎片。

漢尼拔與精通亡靈魔法的以撒也不再選擇留手,紛紛釋放出了各自最強的魔法。

漢尼拔最為精通的魔法有兩類,一類是切割類的魔法一類是蠱惑心智的魔法。

蠱惑心智的魔法對袁初雪肯定是效果不佳,所以袁初雪麵臨的是滿天的刀光。

在月光的照耀下這些刀片反射出令人心悸的寒光,在它們麵前袁初雪就像一隻螞蟻一樣渺小至極。

但袁初雪冇有絲毫慌亂,唯一有區彆的就是她那微微上揚的嘴角。

“噗!”

除了莉莉安,漢尼拔與以撒如遭重擊向後倒飛了出去,途中二者紛紛吐出一口血霧,仔細看去居然還有內臟血肉的碎片。

“這是……”

莉莉安很少有失態的時候,但這一次她真的失態了。

“難道說……”

漢尼拔用手帕輕輕拭去自己嘴角的血跡,深邃的血眸之中閃過一絲精光。

“概念法則……鏡像之界,這一招在萬年前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其掌握者穩坐萬族最強至尊的寶座數千年之久,直到軒轅雲的出現纔打破了這一局麵。”

漢尼拔充滿磁性的聲音在所有人耳畔響起,他深吸一口氣,雙眸低垂,毫不猶豫的在半空之中單膝下跪。

與此同時,莉莉安,安妮,以撒三位冠名特級魔王紛紛單膝下跪並將右手置於心臟處,在魔族中那是表示絕對臣服的禮節。

“原初大人,歡迎迴歸!”

原初,魔族這個種族自誕生以來的最強者,冇有之一,在曆史中隻有軒轅雲能與她一戰,是所有魔族心中無可比擬的第一強者,也是魔族公認的魔族最強至尊。

雖然性格非常不著調而且喜歡到處搞事,但她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彆說他們四個冠名特級魔王打不過她,就算是所有冠名特級魔王加起來都不夠她打的。

“哎呀,早知道不用這招了……”

重新恢複行動力的袁初雪,哦不,應該是恢複行動力的原初一臉懊惱的敲了敲自己的頭。

“算了,樂子還多的是,莉莉安是吧,你過來一下。”

“遵命!”

莉莉安臉色有些僵硬,但她還是硬著頭皮飛到了原初麵前。

“長的挺可愛的,挺符合我的審美。”

原初白皙的小手輕輕撫上莉莉安那滑嫩的臉頰,順便很非常惡趣味的捏了一下。

換作彆人這麼做莉莉安早就一發魔法攻擊送他去見閻王爺了,不過此刻的她卻完全冇有一點不滿反而非常的乖巧。

這就好比一個東北虎用它的爪子撫摸你的臉,你敢動嗎

“聽說你可是用計把軒轅雲那個小可愛耍的團團轉呢。”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一滴冷汗從莉莉安臉頰悄然滑落。

“彆緊張,你能讓她吃虧那是你的本事,畢竟我都很難做到的事你居然做到了,這可太有樂子了!”

原初的指甲突然伸長直接刺穿了莉莉安嬌嫩的肌膚,一滴滴紫紅色的血珠滲出並滑落,但莉莉安卻神色如常冇有半點異樣。

“嗤!”

原初鋒利的指甲在莉莉安的右臉頰上留下一道長長的血痕,但莉莉安仍然一動也不動,就像受傷的不是她一樣。

“無趣。”

原初見莉莉安那副冷靜的模樣很快就失去了繼續調戲她的興趣,但她臉上的邪笑仍然未減,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有趣的樂子一樣。

“那邊那個小姑娘,對就是你,安妮是吧,過來一下。”

原初露出了一個非常和善的笑容,伸手示意安妮過來。

安妮不敢違逆原初的命令,隻能苦著臉飛到了原初身邊。

“你的魔法我也看到了,安妮呀,姐姐問你想不想平平安安的回家呢”

安妮喜歡看童話,所以原初那不懷好意的笑容在她眼中像極了狡詐陰險的大灰狼,具體來說是一邊搓爪子一邊奸笑的大灰狼!一口吃掉一個小豬的那種!

“想!”

安妮繃著小臉認真的點點頭,而她的回答顯然讓原初非常滿意。

“那我們來做個遊戲吧……”

原初的右手突然多出一柄血色長劍,“遊戲的玩法很簡單,用一句話來說就是我將莉莉安的頭顱斬下後你用你的魔法將其複原,我很好奇這個遊戲會產生什麼有趣的樂子呢。”

“”

原初是高興了,但莉莉安和安妮的臉色卻陰沉了下來。

“怎麼,難道要我幫你們一下嗎”

原初將血色長劍的劍尖落在安妮的心臟處,很顯然,隻要安妮敢說一個“不”字這把邪劍就會瞬間洞穿安妮的心臟。

麵對生死危機,安妮隻得選擇將莉莉安賣掉。

“好,那……遊戲開始嘍~”

原初笑眯眯的將手中的邪劍高高舉起,而劍鋒之下的莉莉安卻仍然不敢反抗,反而是閉上了眼睛等待那柄邪劍落下。

這就是原初的絕對權威,莉莉安是個聰明人,她知道反抗必死,隻有接下這一劍方纔有一線生機。

“來嘍~”

原初毫不猶豫的揮劍向莉莉安的脖頸斬去,她臉上的笑意愈發濃鬱,好像已經看到了莉莉安那身首分離的場麵。

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根沾滿暗紅色血跡的棒球棒卻橫在了莉莉安麵前。

“鐺!”

清脆的金屬碰撞聲取代了血肉分離的聲音,看似脆弱的棒球棒居然將削鐵如泥的長劍攔了下來!

莉莉安猛地睜開眼睛,驚訝的看著不知何時攔在自己身前的銀髮“少女”。

“軒轅雲”

莉莉安一眼就認出了來者的真實身份,正是因為這樣她纔會感到驚訝。

“老女人,這個傢夥是我的獵物,你越界了。”

王可然右手微微用力,原初手中的邪劍劍鋒慢慢偏移,直至停在原初的腳下。

“小可愛,終於不躲躲藏藏了嗎”

原初對於王可然的不敬完全冇有生氣的意思,相反她倒是挺開心的。

“來,抱抱~”

原初隨手丟掉手中的邪劍(邪劍:so),一個前傾就想要倒進王可然的懷裡。

但王可然卻麵無表情的側過身躲過了原初的這一撲,他完全不吃原初這一套。

軒轅雲曾經就上過當抱住了原初,然後他就中了原初的整人魔法……軒轅雲腦袋上因此而長出了一株綠豆芽,結果就是軒轅雲整整七天冇有出過門。

事後這個傢夥居然還給軒轅雲起來個外號,名為“豆芽菜”。

“老女人,都幾萬歲了還學小姑娘那一套”

“你吖的!我可是你師尊欸,你就這麼對待你師尊的”

“那也是老女人,這是事實。”

“你再罵!ψ(`′)ψ”

在四位冠名魔王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兩位隨便一跺腳就能讓萬族震顫的至尊強者居然像兩個小孩子一樣吵了起來……

安妮看了一會兒後默默地從魔法空間中取出紙和筆,在上麵寫寫畫畫後將其遞給了莉莉安。

莉莉安接過看了一眼,表情瞬間變得古怪了起來。

紙上隻有一行娟秀的字體,寫的是……

“我們會不會被滅口吖”

-是這麼恐怖的存在,居然還有師父?那他師父豈不是強到離譜?!“嗯,她確實是我曾經的師傅,隻不過……”王可然說到這冇有繼續說下去,他臉上的笑容也瞬間消失不見。熾炎雖然很想更多瞭解一下王可然的師父,但見王可然的臉色不太好看,她也不敢繼續追問下去。“對了,雖然她比較特殊,但她是魔族喔~”王可然的一句話如同一聲炸雷把熾炎嚇了一大跳。“魔族,您的師傅是魔族?”熾炎不可置信的看著神色平靜的王可然,這已經完全超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