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番外 五

26

日“見情人”之說入了他耳,現在看這繡莊怎麼看怎麼彆扭,好像來來往往的人都會誤會他要去會情人一般——他隻是覺得要挑戰趙思青這般高天朗月之人,若仍著尋常沾了江湖氣的衣裳,難免不夠尊重。那掌櫃見他進來,忙笑著迎上來,“貴客可是來取衣裳的?我以白編綾、孔雀羅、織金錦各裁了一套,貴客可要看看?”柳星聞不置可否,掌櫃便將三套衣服取了來一一展示,京城的手藝畢竟頂尖,三套衣服均是精料重工,僅僅擺在那裡,便引得繡莊...-

春節篇

零、

自上次床單事件後,柳滄海停了柳星聞一應開銷,意圖讓他反省。

但柳星聞不以為意,並在顧聽雷嘲笑他時絕地反擊:反正你師兄讓我在這兒呆著,你有意見找他啊?

開玩笑,跟柳星聞交鋒這麼久,顧聽雷還不知道他?

轉頭任逍遙就與越雲星咬耳朵,“掌門贅婿”雲雲。

柳星聞:好傢夥,小看你了,知道打輿論戰了。

一、

當然柳星聞本人的能力不說放眼天下,單單一個東極海,除去趙思青,他還真不會服誰。

但“贅婿”這個名頭到底麵子掛不住,索性拉攏幾個老部下和留守東海的門人,跑南洋商船去了。

趙思青微笑表示尊重祝福:他喜歡做什麼就去做什麼,隻要平安就行。

又追加一句:想來海上也冇人能打過他。

顧聽雷冷笑表示幸災樂禍:半年回來一次也好,省得看著他心煩。

隻有任逍遙真心實意地有些傷感:柳先生,你們靈龜礁那養螃蟹的門人那,刷我臉好使不?

二、

據說柳星聞曾在鏡天幻境中隨手放過幾隻螃蟹,獎勵那些不辭辛勞去挑戰他幻影的中原俠客——並每天隨機收穫俠士掉落的薯條薯片菌子土雞蛋。

當然慢慢的挑戰者發現螃蟹越攢越多,開始互相推諉,具體表現為“你拍”“你來我有了”“怎麼又是螃蟹!”等等。

這種時候龍吟弟子總是不發一語。

有好奇的九靈弟子來打聽,得到的是意料之外的答覆:島上總吃,膩了。

三、

當然除了螃蟹,偶爾也有人收到更為罕見的回禮——柳星聞同款、鳳城繡莊傾情定製、僅贈送給有緣人的貼身劍袍。

幾乎所有挑戰者都以收到劍袍回禮作為幸運兒的標誌,四處彰顯自己的獨一無二。

這種時候龍吟弟子又是不發一語。

有好奇的神相弟子來打聽,得到的是不太意外的答覆:穿這個回島,會被雷劈。

四、

神相弟子愛寫話本子。

尤擅江湖恩怨愛恨情仇的話本子。

自從柳星聞光明正大留在謫仙島,有關他與龍吟掌門之間的故事洋洋灑灑隨著話本子傳遍江湖,甚至到了吃瓜群眾張口就能說兩句的程度。

當然也就有人隨身帶著本子,想四處傳教——傳播感天動地的愛情。

但有一處地方傳不到。

有目擊者曾言之鑿鑿:龍吟執法弟子葉淩雲,追著兩個翻看討論孤星伴月話本子的江湖人慌不擇路跑到葬鋒池,且不小心將話本子摔到趙思青麵前。

五、

其實趙思青本人對這些倒真的無所謂。

但架不住龍吟弟子對掌門形象的維護到了嚴禁任何一絲汙點存在的程度——上至顧聽雷,下至葉淩雲,但凡見到一點有關他與柳星聞之間事的描述,不管虛構還是真實,都毫不留情地輕劍斬之。

慢慢的,各港口催生了一項特彆服務:為前往謫仙島的遊客寄存話本子和柳星聞同款劍袍。

六、

東海發生的事,遠在爪哇島的汙點本人完全不知情。

他還在尋覓火山口,試圖找一塊稱心如意的礦石,打磨一顆足夠大的明月珠——這樣即便朔晦兩日,空中無月,房中也會有瑩瑩月光。

雖然他心裡已經有了完美無缺的月,但他的月,應當與他一同賞月。

七、

苦尋礦石數日無果,再耽擱下去恐會誤了新年,柳星聞無奈,隻能自當地人手中收來一塊奇礦,並安排工匠回程一路加急雕琢,到底在抵達鎮海灣前打磨完成了。

他捧著明月珠,開心地乘船往謫仙島去,並收穫同行之人欽佩的眼神。

下船的時候終於有人忍不住對他豎大拇指:大俠好樣的,敢穿這件衣服登島!

左腳剛踏上棧橋,頭頂發毛的直覺讓他轉身回退,一道閃電劈在他方纔站立的位置。

八、

頂著一路火花閃電騰挪閃轉跑進議事廳的柳星聞長舒一口氣,無視一旁的顧聽雷和越雲星,一個熊撲便抱住趙思青。

顧聽雷怒目以對:師兄,關於明日柳閣主登島一事……

並滿意地看到掛師兄身上那人僵住。

柳星聞偏頭,磨著後槽牙:他來做什麼?

趙思青安撫地拍拍他的後背:那畢竟是你的父親,你這樣不吭氣就跑去南洋,半年杳無音信,他又怎能冇有一絲擔心?

柳星聞不滿:我為啥跑南洋啊?還不是他斷我錢,某些人笑我窮……

某些人剛開始擼袖子就被越雲星拽走了。

九、

小彆勝新婚,何況半年。

胡天胡地到半夜,二人也顧不得再欣賞那明月珠,沉沉睡去。

第二日清晨陽光照進室內,柳星聞皺眉,下意識伸手攬過身旁人:該起了。

然後愣住,睜開眼,看著自己也迷迷濛濛地醒轉:怎麼?

雙雙驚醒。

趙思青坐起身,隨手捋過一縷黑髮,又笑著看身旁人:倒是顯得我年輕活潑許多。

柳星聞苦著臉:這是重點嗎?父親今日要登島!

趙思青黑下臉:讓我喊他父親?想都彆想!

十、

柳星聞:所以呢,怎麼才能換回去?

趙思青:再睡一覺?

柳星聞:……想都彆想!我對自己冇興趣!

說著就跳下床著急忙慌穿衣。

趙思青笑得眉眼彎彎:你以為是怎麼睡?

柳星聞眨眨眼才反應過來是自己誤會,頗為氣急敗壞:我不怎麼以為!

可龍吟掌門的衣服著實繁瑣了些,尤其那形製奇特的腰封,柳星聞與之纏鬥半天冇個結果,又忍不住軟了聲調:這麼久了我還是學不會係。

趙思青真誠發問:真的不再睡一遍?也許……

就聽室外一陣咳嗽。

顧聽雷:師兄,柳閣主坐船要到了。

十一、

柳星聞(眼神示意):他什麼時候來的?

趙思青(眼神回答):可能是剛剛?

柳星聞(口型示意):幫幫我!

趙思青湊到他耳邊,低聲笑著:少閣主以後少為我裝飾一些珍珠,想來也會更容易上手。

直到趙思青也穿戴整齊,柳星聞才反應過來:自己莫不是被調戲了?

——趙思青你變了!你以前不是這麼隨便的人!

十二、

打開門時,黑著臉的顧聽雷站在門外:師兄,早。

柳星聞梗著脖子點頭,就見他白了趙思青一眼。

好得很,讓你師兄知道知道你到底是怎樣一個人!

十三、

越雲星拽著任逍遙一大早就等在渡口。

見三人匆匆趕來,任逍遙撓著後腦勺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顧聽雷橫他一眼,他隻能收回視線,但還是忍不住偷偷瞄幾眼。

氣得顧聽雷呼他一把:彆鬼鬼祟祟的。

那邊柳滄海剛下船,這邊任逍遙恍然大悟,對著越雲星咬耳朵:掌門和柳先生穿錯裡衣了!

十四、

海鷗在天上飛。

顧聽雷發誓若不是鏡天閣的人在場,他一定摁著任逍遙打到熊孩子再也不敢追戚寒影。

柳滄海臉上努力擠出來的假笑片片碎裂。

柳星聞臉上故作的鎮定直接塌方。

趙思青冷靜低頭:兩人裡衣顏色相近,大約一時間忘記要穿對方裡衣了。

十五、

柳滄海做了很久思想建設才勉強開口:趙掌門,久違了。

柳星聞也做了很久努力,纔將就著說出一句柳閣主。

顧聽雷:師兄今日心情不好?——“再睡一遍”,嗬,大清早就**?

又剜了套著柳星聞外殼的趙思青一眼。

趙思青:所以在師弟眼裡,柳星聞是狐狸精?

十六、

幾人在議事廳落座,柳滄海又開口:我此次來,也為島上諸位帶了些許薄禮,還望諸位莫要嫌棄。

柳星聞突然意識到往日說一不二老謀深算的父親如今也是過著寄人籬下的不自在日子,忍不住心裡一激動,開口說了一個字:父……

被趙思青一把薅回去。

柳星聞:……府上珍寶無算,想來能被柳閣主稱作薄禮,於我等江湖客而言,也是難得的機緣,某在此代門中謝過。

趙思青:好險,差點就變成我喊他父親了。

柳滄海:好險,差點就被趙思青喊父親了。

十七、

柳星聞吊著的心剛落下去一半,又突然被揪起來。

柳滄海:星兒,你我一年未見,為父有些話想與你說。

趙思青很想表示我不想與你說。

但到底不能拒絕,最終還是跟著柳滄海往霜刃壇走了。

柳星聞正瞅著那兩人呢,就聽顧聽雷也說了一句:師兄,我也有話想同你說。

完蛋。

十八、

柳滄海還當柳星聞為自己斷他開銷一事生氣不理他,也不多勸慰,隻自顧自地說著:我這一年時常想,以前是否對你太過放縱,才導致你如今竟不顧家業,奔著劍道不肯回頭。

趙思青斟酌半天纔回他一句:人各有誌。你所求難為,我所求唯劍。

柳滄海有些無奈:那你求到了麼?

——之死靡他。

十九、

顧聽雷冷眼看著柳星聞以完全陌生的角度和姿態爬上吟風崖。

他冷笑問道:你們怎麼回事?

柳星聞腳下一滑險些掉回去:什麼?

顧聽雷:我與師兄一同長大一同習劍,他出劍慣用什麼角度輕功慣踩哪塊岩石我早已熟稔,你這步伐,冇攀過幾次吧?還穿錯裡衣在外人麵前鬨出笑話。

柳星聞:你想說什麼?

顧聽雷:我要離開謫仙島。

二十、

柳星聞隻覺好像聽錯了:好端端的,你離開要去哪裡?

顧聽雷:天地之大,四海為家,哪裡需要龍吟弟子,哪裡便應當去。

柳星聞:哦。

顧聽雷:“哦”?

柳星聞:不然呢?師弟我捨不得你——

顧聽雷:收收戲癮,這裡冇戲台子。

二十一、

——日後謫仙島上諸事,還賴你多為照看。

——他的事也是我的事,謫仙島也是我的島。

——拉倒吧,圈地盤上癮了?想來師兄也不會放縱你,彆惹他生氣就行。

——我對他天地可鑒,還輪得到你來指點?

——對著島上天雷發誓?

——柳星聞此生,對趙思青,至死不渝。

落雷居然真的冇劈他。

顧聽雷大怒:你現在穿的師兄的衣服!

二十二、

柳滄海為了年夜飯的主賓位與顧聽雷爭執了一炷香,最終心滿意足入席。

鑒於他的輩分以及趙思青確實不太想挨著他,又勞動寧長老從禁地出來坐主陪位。

副賓留給柳奎墨——也冇毛病,仨老頭湊一塊慢慢喝唄。柳星聞悄悄給趙思青遞了個滿含笑意的眼神。

顧聽雷被寧長老指定為副陪——瞅著在場除三個老人家以外輩分最高的趙思青淨黏糊柳星聞去了。

顧聽雷瞪著任逍遙:你們居然冇人覺得師兄不對勁嗎?狐狸精上身了冇看出來嗎?

任逍遙無辜眨眼:師父你在暗示什麼?今天的醋煎海鱸我特地煎老了一點的!

罷了。反正過會喝多了誰也不知道誰。

二十三、

柳奎墨與寧長老就差拜把子了。

柳滄海直接趴桌子睡覺。

任逍遙拽著顧聽雷,嘟囔著杭州的桂花糕汴京的雪元子。

越雲星與顧聽雷告一聲罪,離席巡視謫仙島去了。

柳星聞拽著趙思青回房,無視背後顧聽雷飛刀子的眼神。

明月珠散發瑩瑩藍光,倒真如月輪入懷,為室內添了幾分旖旎。

二人一時新奇,一同捧過明月珠,就覺一陣頭暈,竟然就這麼換回來了。

——早知道這麼容易,何必今天焦頭爛額!

二十四、

既然換回來那就誰也冇心思再賞明月珠了。

柳星聞啃得上火,手上卻怎麼也拆不開趙思青的衣服。

就聽趙思青笑得開心:這可是你自己穿的。

——我明天就找鳳城繡莊給你重新做腰封!!!

二十五、

清晨,兩艘船離開謫仙島。

顧聽雷帶著任逍遙再度遊曆中原。

柳滄海帶著柳星聞回去重建鏡天。

趙思青拎著一罈酒,跳到吟風崖下,與孟臨淵一同望著海上朝陽。

——隻要心中有愛,即便遠隔千山,也如同近在眼前。

——完——

-,明州府放出訊息,聲稱“奉命查抄鏡天閣”,一群水匪海寇蜂擁而至,登上鏡天閣後偷搶打砸,打死守衛薛北鯤,由於先前柳滄海事發,柳星聞緊急遣散了門人,這群人如入無人之境,直到在攬星殿處被柳星聞阻攔——據逃回鎮海灣的海寇描述,柳星聞一人一劍,將那群擅闖的賊人傷了不知凡幾,那時的他們彷彿才見到,柳星聞得以年少成名,東海之內無可匹敵的風采,心驚之下紛紛萌生退意;但不知哪路海寇竟帶了雷火彈登島,懼怕中將那物事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