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番外三

26

,“彼時家師探得,水脈之上當有七座主島,是為‘蒼龍七宿’。”方承意不解道:“可這片海域,隻有六島。”賀枕流點頭答道:“這便是家師當年的疑問。而今東海天象異變,段掌門去信詢問,師父應邀派我前來,臨行前我翻閱門中典籍,方知此中真意——最後一島,是為蜃龍島,沉於海底,久未現世。唯天星搖落之年,方是其出水之時。”“你的意思……”追命問道,“蜃龍島即將現世?”賀枕流點頭。“我推演幾日方纔確定,此島當於明日出...-

趙思青醒過來時,發現自己處於一處不明之地。

不是他自己的房間——他清楚地記得自己並未離開謫仙島。

這處所在看起來有些像杭州,但與他到過的杭州又有很大不同。來來往往的人,頭上飄著幾個字,大約應當是名字——難道是某種幻境?

這麼想著,他走到附近一處水麵,想看看自己頭頂是不是也有字。

木南。

這是什麼意思?這張臉也不是他的臉,但很奇怪的,脖頸處的痕跡卻很像是某個人——昨夜瘋到極致時,柳星聞又啃了他一口。

真是屬狗的。趙思青捂著那處痕跡,心裡歎了口氣,暗道必須改改他這毛病了。

他轉身要走,又突然被人擋住去路。

“小哥可是一個人啊?要人陪著不?”眼前的女子笑得狡黠,但那雙眼睛裡分明是他熟悉的——

“你怎麼變成女子了?”趙思青上下打量他一眼,“還是龍吟弟子?”

柳星聞牽著他就走。“此處應當是某種幻境,我尚且冇看透什麼情況,走一步算一步,也許離開的契機就在某處。”他站在橋頭眺望湖心的三潭印月,“這裡是杭州?”

“應當是,但與我記憶中不太相同。”趙思青看著來往的人,五彩斑斕的奇裝異服,閃著奇怪光芒的兵器,還有人騎著不成比例的狐狸兔子,甚至還有彩色的頭髮。

可真是個奇怪的幻境。

他試圖與穿著樸素站在原地的人交流,對方都如同看不到他一般毫無反應;想與那些奇怪的人交談,也得不到迴應。

正當二人苦於不知此地情況時,突然感覺眼前一黑,接著天旋地轉,他們便被傳送到了——

“鏡天閣?”趙思青偏頭看看柳星聞,周圍還有不少人,但他二人之間的交流彷彿其他人都聽不到。

柳星聞點頭。“是南問雪的院子。”

“現在是要做什麼?”趙思青見到了不遠處的越雲星,走到近前想詢問,但她也與杭州那些人一般對他毫無反應。

“跟著看看。”那領頭之人年紀輕輕,髮色卻比趙思青都白,身旁還有個花蝴蝶一般的姑娘,打出了素問的絲帶牽引著飛在半空。

眼前一花,二人又到了攬星樓前。

“這不是……”柳星聞大戰海寇的地方麼?

領頭人跑進了大殿,他們麵前有一人站在月影裡,“事已至此,終極之戰,便在今日!”

那人跳下高閣——卻是柳星聞。

趙思青擰眉,偏頭看向身旁人時,卻見他眼中流露出驚訝,繼而恍然大悟,“打敗他,也許便能離開。”

“打敗?”趙思青還在思考這其中的原理,便見柳星聞已隨同其他人一起衝了上去——圍毆他自己。

這也挺奇妙的。

那幻境柳星聞一招一式間儘是優雅,但在他二人看來破綻過多,大多時間竟是如同樹樁一般站著捱打,有幾次華麗的出招也因為準備過久可以輕易躲避,但重點不是這,而是——

“腐草之熒光,怎敢與星月爭輝?”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卻與人相隨。”

“白兔搗藥秋複春,嫦娥孤棲與誰鄰”

……

“我有一個問題,”趙思青與柳星聞擦肩而過時小聲問道,“我知道你自比為星,這月又是誰?”

柳星聞沉默了一會,纔開口。“你。”

突然又被表白的趙思青腳下遲疑了一瞬,被幻境柳星聞劍氣劃過,那廂柳星聞本尊見狀衝上去,龍吟劍法倒是運用得熟練自如,連龍吟掌門都忍不住笑他,“你倒是比門中許多弟子都熟練。”

“顧長老見到我就要切磋,慢慢就學會了。”柳星聞嘴上不停,手底下也冇閒著,與那幻境柳星聞鬥得有來有回。

突然兩人耳中傳入一名女子的聲音。“哥哥戰力好高,人機秒傷比我自己打得快太多啦~”

兩人一驚,發現是那名花蝴蝶一樣的女子,她的絲帶還牽在領頭人手中。

想來她口中的哥哥……應當便是領頭人吧?

但接下來,這攬星樓可就熱鬨起來了。

“哥哥,你的髮型是哪個呀~我想看看女號有冇有對應的~”

“四野螢火,何不熄落於璨璨星芒之中!”

“哥哥你需要情緣嗎?我姐妹介紹給你~”

“八方列宿,何不熄落於皓皓月輝之中!”

“哥哥你等會可以再幫我打一次簽子嗎?我想要柳星聞的衣服~”

趙思青笑著看那邊被幻境中的自己一劍劈翻的柳星聞。“我不認識她!”柳星聞急急解釋。

“諸天日月,何不熄落於煌煌鏡天之中!”

“加油,打倒柳星聞,扒光柳星聞!”

柳星聞怒了,要不是他的攻擊對那名女子無效——

又看到一旁趙思青忍著笑,他眼珠一轉,“哥哥~你想不想扒光柳星聞啊~”

趙思青手一抖,幻境光影變換之際,險些被隕星砸中。

柳星聞眼見此計有效,更加變本加厲。

“哥哥,你需要情緣嗎?”

“哥哥,你看我怎麼樣?”

“哥哥,等會可以陪陪我嗎?”

“哥……”被趙思青捂住了嘴。

“漫天的星鬥,為何都黯淡了……”幻境柳星聞最終消失,二人眼前一黑,又回到了杭州。

“怎麼還在這裡?”趙思青不解。

柳星聞隨手扯過一截柳條。“那幻影一直念著你,”見到趙思青不讚同的眼神,又解釋道,“他也是我,那麼他……也許是想見這幻境裡的你?”

“幻境裡的我?”趙思青想了想,“我們去謫仙島。”

二人跑到議事廳前,果然見到了幻境中的趙思青。

“他身上有三絕劍的氣息。”柳星聞皺眉,“這裡應當不是我們經曆過的,也就是說——”

“這不是以我們的記憶塑造的幻境。”趙思青走到另一個自己麵前,那人的眼神也隨之移動到他身上。他望著幻境中的自己,對方也回望過來——如同鏡麵兩側,明明是同一個人,卻存在於不同的空間。但如今他的身旁有柳星聞,而幻境中的趙思青,一如過往的自己,孤獨揹負著一切,以劍心蕩魔誅邪,卻不知情為何物。

他心頭微動,自懷中抱出一隻小小的灰狐狸。

“這是?”柳星聞仔細看過去時,卻發現這狐狸眉心有一撮銀色毛髮。

“是不是覺得有一點像你?”趙思青笑著將小狐狸舉到柳星聞肩膀,狐狸偏頭看看他,又扭頭看向幻境趙思青——那人的眼神也落在它身上。“我剛剛在杭州看到有不少人帶著它。”

小狐狸跳下來,蹲坐在幻境趙思青身旁。“便讓它陪著你吧,”趙思青最後看了一眼幻境中的自己,才牽過柳星聞。“我們走吧。”

柳星聞鬆開手。“等等,”他將方纔隨手摺的柳條繞在小狐狸脖頸上,做成一個柳條環,“我早就想送你這個了。”

雖然他低著頭,但趙思青還是看到他紅起來的耳朵。

他不由也笑起來,柳絲青青——柳思青。

眼前一黑,二人又回到了謫仙島上的房間。

柳星聞猛地抱住他,聲音裡帶著慶幸。“還好,我不是他,你也不是他。”

趙思青輕輕地擁著柳星聞,過了好一陣纔開口。“他們也會有他們的故事,你不必傷懷。”

柳星聞沉默許久,久到他快要睡著的時候突然出聲:“哥哥,你需要情緣嗎?”

“?”趙思青還在想難不成聽到夢話了,就感覺到對方開始動手動腳。

“哥哥,我們把他們缺的份補回來吧~”

“柳星聞你……屬狗的嗎!彆……啃!”

“哥哥,你不喜歡我嗎?”

“你……彆啃脖頸,明天還有……新弟子入……入門考……核……”

“那我換彆的地方……”

龍吟新弟子入門大考的現場,氣氛異常詭異。

明明是酷暑難耐的七月,掌門卻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一旁的顧長老眼睛彷彿要噴出火來,寧長老搖頭歎氣又偷著笑,邱長老將底下的新弟子看出花來都不去看掌門。

至於謫仙島的保留項目顧長老大戰柳先生,也依然每天都在上演。

任逍遙表示百看不厭。

後記

圍脖

@我是柳星聞的狗:木南和葉子是不是有情況?我那天在杭州看到他倆牽手逛街了[圖片][圖片]

小紅薯

繼暖暖涼涼之後又一對人機情侶

就是木南和葉子!他倆逛到謫仙島去了還給掌門彙報了!

-鎮塔,看到趙思青的時候,你心中想的,是父親那邊可以交差的慶幸,還是不能消弭心魔的遺憾?柳星聞,你真的如你所說,並不在意地火噴發嗎?你真正在意的,是鏡天閣,是鎮海灣,是東海的萬千生靈,還是在意這萬千生靈的人?柳星聞,此時此刻的你,可還能再戰趙思青?輾轉反側半夢半醒間的呢喃,隨著海上的微風,散佚在月光裡。趙思青也不知自己怎麼回的謫仙島。越雲星似乎同他彙報了些“白衣劍客試圖闖入葬鋒池被趕走”的訊息,依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