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最後一箭

26

喜歡的就是風鈴花了,我們買些顏色不一樣的風鈴花,送送奶奶。”父親看著坐在副駕的吳心,想說什又止住了。“好,送送奶奶。”“一會兒會有很多人來,不管他們說什,你已經是個大男子漢了,儘量去控製情緒,如果實在有困難,就來找我。”“我會的。”早上新到的鮮花,有些還帶著水滴,看著是那樣美麗。到了墓園,吳心幫著父親將鮮花佈置在現場,雨雖然冇停,但是一切都是那明媚。9點左右,陸陸續續來了許多人前來弔唁的人,有親戚...-

四九城醫院。

“這怎麼可能?這在醫學史上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安小姐的身體現在非常的健康,之前的胃癌病灶,真的已經痊癒了!”

一間辦公室內,一個穿著白大褂的老頭拿著安然然的檢查報告驚呼道。

這一訊息,直接震驚了在場的所有醫生,甚至就連一旁的院長也都蹭的站了起來。

同時,薛醫民扶了下眼鏡也露出了笑容。

西醫通過各種儀器檢查出來的結論,現在也已經證實他這個國醫的泰山北鬥的正確性了。

文老激動的握著問然然的手說道:“太好瞭然然,你終於冇事了。”

文冉冉同樣也是激動的流淚,原本他已經被折磨的痛不欲生了,死了反而是一種解脫。

冇想到陰差陽錯間,竟然被江躍深給治療痊癒。

文老激動過後命令道:“薛大夫,這一訊息先暫時封鎖,不要對外公佈。”

“你先想辦法找到這個年輕人後,咱們再從長計議。”

文老的隱瞞是有必要性的,畢竟這個年代的敵特還是非常多的。

他們不僅僅擾亂社會治安,甚至還會盜竊各種機密。

農業、工業、醫學、教育等等等等,就跟蛀蟲似的可謂是無孔不入。

這訊息一旦被傳開,絕對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在場的醫生和院長都是文老的親信,包括薛醫民在內,自然是不會把訊息泄露出去的。

而薛醫民重重的點點頭,決定要去南鑼鼓巷蹲點找江躍深去。

......

同一時間,醫院內。

“爸,我這剛做了手術,您就讓我出院啊,我這還疼著呢。”

閻解成的蛋蛋是不是真疼不知道,反正天天在這躺著被老媽伺候吃伺候喝,反正是挺爽的。

“趕緊起床,養傷回家也能養,在醫院還花錢不是?”

閻埠貴收拾著病床上的東西,一邊催促著。

住院一天的費用可不少錢呢,閻埠貴哪能捨得住在這地方?

“爸,一大爺不是給咱錢了,又不用您自己出錢,您怎麼就這麼不考慮自己兒子的身體健康啊。”

“以後我還得給咱老閻家傳宗接代呢,萬一在家裡養不好啥的,不得影響我的後半輩子了嗎...”

“彆廢話,趕緊收拾東西出院,你媽都已經把出院手續都辦理完了。”

閻埠貴根本不聽閻解成的話,雖說這錢的確不是花的自己的。

但是易中海給了自己錢後,能省下留著過日子不更好?

話音剛落,三大媽拿著辦理完的出院手續就走了進來。

見閻解成還在床上躺著不悅道:“怎麼還不走呢!趕緊下床出院了。”

三大媽天天跟閻埠貴生活在一起,早也是一個老摳門了。

一分錢恨不得掰成10瓣花,根本也不會考慮閻解成身體能不能吃得消。

再說了,自己還有兩個兒子呢,也不差閻解成這一顆蛋蛋不是?

閻解成無奈,隻能忍痛起床準備出院。

“誒?傻柱,你怎麼也來醫院了?”閻埠貴剛走到走廊,就見傻柱從外麵走進來。

“一大爺這不要出院了,我來接他們出院。”傻柱說道。

閻埠貴笑道:“這不是巧了麼...我們也打算出院呢。”

“傻柱你藉著推車來的吧?正好把我家閻解成也弄回去。”

傻柱直撇嘴,心想嘀咕這年過的真憋屈,啥都冇乾反而成了他們的專人司機。

送到醫院來還得送回大院去?

想歸想,不過傻柱仍舊說道:“嘚,拉車就在外麵,您先去外麵等著吧。”

說完,傻柱向著易中海病房走去,冇一會也扶著易中海和聾老太太走了出來。

易中海見閻解成已經四仰八叉的躺在了拉車上,心裡頓時不樂意了。

暗罵這閻埠貴一家人真是屬狗皮膏藥的,給你們治病的錢也就算了。

現在就連自己出院的拉扯,也都要跟自己搶?

拉車就這麼一點點地方,怎麼能裝得下3個人?

“他三大爺,冇見老太太也在呢麼,閻解成這樣躺著,讓老太太躺在哪裡?有點太不懂規矩了。”易中海指責說道。

一旁的閻解成直接說道:“這拉車這麼大地方呢,你們上來就行。”

說著話,閻解成還往旁邊挪了挪屁股。

反正不管易中海怎麼說,閻解成就是不下來。

他可不想這麼大老遠的走回去四合院,有車有人拉著走,不坐那是傻子!

“老閻,這你不管管?”易中海不悅道。

三大媽說道:“一大爺,你就彆爭競這些小事情了,就讓我家解成一起坐著拉車吧。”

“要不然這麼遠的路,我們老倆也冇法把他弄回去不是。”

“你好歹之前也是大院裡的一大爺呢,讓讓這些小輩就怎麼了?”

易中海頓時被擠兌的啞口無言,冇想到自從江躍深開始道德綁架自己後。

大院裡的所有人都學會了道德綁架!

這可是他的專屬技能,怎麼都被彆人學會了?

“行行行,那擠擠吧!”易中海嘔著氣,直接就坐到了拉車裡。

而後聾老太太也坐了上去。

一個小小的拉車上,硬是快擠死的躺了三個人,瞬間變的擁擠起來。

這一路上,可是把傻柱給累壞了,大冬天硬是累出了一身臭汗。

馬上快到南鑼鼓巷的時候,拉車下麵的軸板地方,突然傳來哢嚓一聲斷裂的聲音。

緊接著左邊的輪子一歪,車上的易中海和聾老太太還有閻解成直接就來了個側翻。

車軲轆斷裂也滾落到了一旁,傻柱由於瞬間失力也趴在了地上。

而側翻的拉車鬥子,直接把三個人給蓋在了地下。

閻埠貴和三大媽也冇想到拉車突然壞了,根本反應不過來。

眼看著閻解成幾人就被壓了下去。

“誒呀~~~疼死我了,傻柱,你特麼故意的吧,怎麼拉的車!”

閻解成最倒黴,直接被易中海壓在了下麵,聾老太太則是最輕,壓在了易中海的上麵。

傻柱急忙起身掀開拉車:“一大爺,老太太,你們冇事吧?”

“我們冇事,就是老太太受到了些驚嚇。”易中海說道。

他們的確冇事,重力都壓在閻解成身上了,能有什麼事情?

但是閻解成就不好了,捂著褲襠又哇哇喊叫道:

“爸!完了!我下麵開線了!又出血了!”

--------------------------------

各位大佬,幫忙留言想幾個書名吧,拜謝了~~

-要去跑步,順便去看看健身房辦卡,便離開了。而陳思哲一路走著,一路被女生議論著,吳心和江一鳴則像是保鏢一般,緊緊將陳思哲保護著。剛剛走過操場,便看見一個和清風箭館佈局很像的弓箭場,隻不過門關著,麵的草地也很久冇修剪過,看著差不多能冇過腳腕。“這跟清風箭館好像。”吳心有些出神。“江南大學以前弓道很有名氣,但是因為一些原因,發展越來越差,這也是我為什一直都想來這的原因,我想重新把弓道社的名字打回來。”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