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賀壽

26

她想要的生活。可是她呢?依然是冇心冇肺的。“這是我們的事,跟你無關。”江柚很鎮定,“你也知道我現在有家庭,有孩子,所以真的不適合再見麵了。”明淮怒極。江柚要關門,明淮撐著門,“你就這麼在乎一個名分嗎?”“嗯。”江柚應聲。“......”明淮氣得不行。大概是孩子感覺到了氣氛不對,忽然就哭了起來。江柚慌著也不管明淮,趕緊去抱揪揪。“不哭不哭,媽媽在呢。”江柚安撫著揪揪,孩子在她懷裡哇哇大哭,空曠的房子...-

一年前,王皇後病逝,那樣明媚美麗的女子,被宮中的種種規矩搓磨的,再也難展笑顏,日日謹言慎行,唯恐落人口實,難當國母之責,憂思過重,在明德16歲的時候,終去了,半年後,蘭貴妃執掌鳳印,明德為避其鋒芒,深居宮中,唯有今日,柳氏生辰,明德僅帶貼身女官秋霜,悄然出宮,明德帶著圍帽,遮住麵容,入座席間角落處,吃了幾口酒,瞧著柳氏的溫柔笑顏,思及母後不禁多飲了幾杯,命秋霜將賀禮交於管家,就到後院客房處歇息。

自皇後去世,柳氏擔憂明德心裡難過,常請明德過府一聚,侯府老太君是世家貴女出身,府內規矩嚴明,倒也安全,有個婢女似是等人,一見身著圍帽的明德要去後院,極為熱情的帶路,隻是進屋後,明德覺得有些古怪,好特彆的熏香,有些醉酒的頭,更加混沌了,脫了外衫倒在床上,不過一刻鐘,明德忽覺渾身燥熱,有些難耐。

-來證明他當初不願意結婚是正確的呢。“謝謝你這麼關注我。”江柚這會兒真的很想知道段淩辰是不是找到了尤可,什麼時候能夠回來。東南亞並不安全,在那裡待得久了,會有隱患的。對於明淮專門跑來的冷嘲熱諷,她絲毫不在意。她現在已經能理解他為什麼害怕婚姻,不相信婚姻了,所以之前對他的那些怨言冇有了。她有遺憾,遺憾冇能成為可以讓他釋懷過去的那個人。他們的感情並不足以讓他把心裡的那些傷和痛說給她聽,所以,不怪他,要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