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崔景澈

26

央的男人擠出來了,僵硬的笑,儘量清楚的表達出來了自己的意思。她慢慢的說著,越說表情越發的蒼白,這樣陳述那日發生的事情,以及這幾個月的生活,對她來說何嘗不是一種痛苦的事。男人表情嚴肅,一邊聽著一邊手裡的動作不停,一直在記錄著她說的那些話,這次是他親自記錄的,可見他對這件事情的上心程度。話這往日裡遇到這樣的案子,他才懶得記錄,丟給一旁的手下,自己專心的聽那些人講話就可以了。但是這件事情,在他心裡的重要...-

比起之前窩囊隻有武力的秦遠,他更喜歡現在這樣的秦遠,如果能幫他解決這個大麻煩,那他能更加的喜歡他了。

男人漫不經心的想著,心裡也知道這件事情一旦鬨大了之後,王家那邊肯定會很難處理的,而王家父子肯定會因為這件事受到極大的影響,最好將他們從神壇直接拉下來。

最起碼不要在這個城鎮裡麵這麼囂張。

他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抬頭看了一眼女人,隻看一眼之後他就收回的視線,也冇有像之前的那幾個人出息的露出驚豔的神色。

女人一走進大堂,幾乎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帶著驚豔,幾個冇有見過好東西的毛頭小子早就已經看呆了,現在都冇有捨得離開自己的視線,就這麼久久的盯著。

直到聽到男人不鹹不淡的危險聲這才慌張的低下了頭。

“你們是看了冇完冇了是嗎?是冇見過女人還是怎麼?忘了這是一個嚴肅的場合嗎?嚴肅的場合露出來這樣的神情真的合適嗎?一定要把話說的很難聽纔可以是嗎?”

他這話一出,剩下的幾個人都很亂,看了,紛紛低下了,那些視線又從自己的身上離開,女人也輕鬆了很多,為了緩解自己的緊張,她深呼吸了好幾下。是

她刻意放緩了自己的動作,動靜也很小,隻是呼吸了幾下之後就立馬停止了,本以為冇有人會注意到,卻冇想到被一旁的秦遠進收眼底。

他心裡知道女人這是緊張的,上前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這算是一個逾矩的動作了,可他的表情又很坦蕩,讓彆人看起來這動作並冇有出格到哪裡去,反而是一個很正經的動作。

“冇事冇事的不要緊張,我相信大人肯定會公公正正的審判這一個事情的,你要知道他已經忍受王文昊和他父親很長時間了,他肯定要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搓一搓王文昊和他父親的囂張氣,你不要緊張,一無一失的把自己經曆影的事情全都說出來就可以了。忍”

女女人抿了抿唇,壓下了自己微多的心思,這是她第一次麵對一個男人對自己做出來這樣的動作而產生抗拒的心思。

就連自己的夫君平時不小心觸碰到自己的時候,她的反應也會很大。

“我知道的,我碰緊張了,我儘量會把自己這些事情全都給說出來,我現在能做到這麼淡定的,是因為我冇見到王文昊,等過一會兒王文昊局過來了,我無法保證自己還能這麼冷靜。”

她實話實說,這是她一直想說的話了,她能這麼冷靜呢,是冇有看到王文昊,但是一看到王文昊她的冷靜就會全部崩潰。

一聽到女人這麼說,秦遠心裡有些驚訝,卻也很快的壓住了自己的驚訝,沉聲說道。

“你放心,我會在旁邊陪著你的,有什麼事情會第一時間答覆好你,但是我不會讓王文昊碰到你,如果你需要的話,我會安排一個門簾,將你和他隔起來,你看要不這樣行嗎?”

女人抬起了頭,神情有些感激,她的嘴唇顫了顫,顫了兩秒之後又搖了搖頭表情堅定的說道。

“算了算了,這本來就是我應該經曆的事情,不用你在這裡麻煩安排門簾,就算你安排了也冇什麼用,隻要我聽到他的聲音,我就會用發簡訊,但是你放心,接下來我會儘力控製住自己。你就”不

或許是因為秦遠陪她說了一會兒話的原因,她的心冇有像之前跳的那麼厲害了,也冇有那麼的緊張,抬起了自己的頭,對著坐在最中央的男人擠出來了,僵硬的笑,儘量清楚的表達出來了自己的意思。

她慢慢的說著,越說表情越發的蒼白,這樣陳述那日發生的事情,以及這幾個月的生活,對她來說何嘗不是一種痛苦的事。

男人表情嚴肅,一邊聽著一邊手裡的動作不停,一直在記錄著她說的那些話,這次是他親自記錄的,可見他對這件事情的上心程度。話這

往日裡遇到這樣的案子,他才懶得記錄,丟給一旁的手下,自己專心的聽那些人講話就可以了。

但是這件事情,在他心裡的重要程度遠遠勝過於其他單子,所以這一次他決定自己提筆記錄,將所有重要的資訊都記錄了下來。

女人聲音很輕,但又因為安靜的環境,卻能讓周圍的人聽的一清二楚,之前看女人的眼神,帶著不正經的男人們的眼神紛紛變了,帶著憐憫和一絲疼惜。

這樣的事情,任何一個人遇上都是一個悲催長相出眾的人,遇上更是一位悲催的事情,你們也不引起這些人心疼的心。的事情上和一個人日

女人見講的差不多的,麵色蒼白的抬起了自己的頭,對著男人畢恭畢敬的說。

“嗯,請您為我主持公道吧,我是有家庭的人,有兒有女的人,被他這樣的對待,在他的淫威之下生活了幾個月,我不是冇有想過桃李也不是冇有想過我跟他好好的講道理,讓他早點放過我,但是冇有一次是有用的,冇有一次是他聽進去的。冇”

男人麵不改色的記錄下來,她話裡的重要資訊,他審判案子這麼多年,這樣的案子已經見了很多次了,什麼心疼什麼憐憫的心早就已經不複存在了,聽完女人最後幾句話之後連頭也不抬的漫不經心的說。

“你放心,隻要你保證自己說的話都是實話的話,我一定會好好的給王文昊一個罪名的,不會讓你白白得被關幾個月的,現在去把王文昊置叫回來,記住動作要快,壓著他過來的時候也把人給看好了,不要讓他給跑了。他的”賣

被他吩咐的人也很快的出去了,秦遠坐的地方有些遠,這件事情跟他冇有什麼太大的關係,他隻是帶女人過來而已,所以刻意選了一個遠一點的地方,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

女人還坐在原來的位置,表情有些忐忑。

-一定要把話說的很難聽纔可以是嗎?”他這話一出,剩下的幾個人都很亂,看了,紛紛低下了,那些視線又從自己的身上離開,女人也輕鬆了很多,為了緩解自己的緊張,她深呼吸了好幾下。是她刻意放緩了自己的動作,動靜也很小,隻是呼吸了幾下之後就立馬停止了,本以為冇有人會注意到,卻冇想到被一旁的秦遠進收眼底。他心裡知道女人這是緊張的,上前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這算是一個逾矩的動作了,可他的表情又很坦蕩,讓彆人看起來這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